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八章 夜袭

作品:修真富九代|作者:慵懒的水獭|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6 02:23:13|下载:修真富九代TXT下载
  轻轻的走上了二楼,没有发出一丝丝声音。

  吉言悄悄的踱着步子,生怕发出一点点声响。

  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别院卧室的木门,老旧木门偏偏在这个时候发出了吱呀的声音。

  好在余沐染睡的很沉,并未被惊醒。

  吉言松了口气,一小步一小步的靠近着床铺。

  夜已深了,除了几声蝉鸣,听不见任何动静。

  吉言摸黑看了看,余沐染的睡姿很不雅观,大大咧咧的和她要强的性格极其类似。

  薄薄的床单只盖住了身体的一部分,修长的小腿暴露在外,芊芊玉足十分白皙。

  吉言本着非礼勿视的态度,只想早点拿回耳坠。

  他摸索着走到了床头柜前,借着皎洁的月光观察着上面摆放的东西。

  手机,钥匙,别针,发带,并没有耳坠。

  也就是说,余沐染即使睡觉也没有把它取下来。

  原本以为在床头柜就可以拿走的吉言,这些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

  要么被当成色鬼,要么铤而走险拿回价值100000灵币的耳坠。

  最终,理智还是没能战胜**。

  吉言小心翼翼的靠近床头,余沐染正偏着头熟睡,时不时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长发散落一片,遮住了她的耳朵。

  吉言放低下了身子,距离余沐染不到二十厘米。

  一股温热的鼻息扑面而来,他的心跳立刻加急了数倍。

  随后吉言找来了一根细长的木片,轻柔的挑开了盖着耳朵的秀发。

  顺滑的发丝被一小撮,一小撮的挑开,看到了粉嫩的耳坠。

  令人失望的是,耳坠貌似戴在另一只耳朵上。

  而余沐染又是属于偏着头睡觉的那种类型,耳朵被紧密的压在了枕头上。

  任凭吉言再有多大的胆子,也不可能强行扭转余沐染的睡姿。

  有贼心没贼胆的吉言,僵在了原地。

  旁边睡着一位尤物,可吉言丝毫没有涩情的**,在他没有甩掉余浅瑶之前,是绝对不可能对别的女人动感情的。

  吉言高抬着头颅,迈着后撤步走出了卧室。

  赶到洗手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吉言洗了洗脸,用卫生纸堵住了鼻孔,冷静了不少。

  自己好歹也是开光期的修真者,怎么就只有这点定力呢。

  目前还有35点修为值没用,吉言准备先加一下点,然后在考虑如何把耳环偷出来。

  意识没入了数据洪流之中,突破到开光境后,吉言的修身选项多了几个。

  找到了容貌优化,吉言毫不犹豫的加了一点。

  一阵光芒将他本人包裹,在天地灵力的滋养下,吉言感觉身体暖暖的,十分舒适。

  光芒褪去,再一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人还是那个人,可好比开了永久的美艳滤镜一样。

  皮肤不再是麦黄色,白了很多。

  眼眶变大了几分,像是做了一趟双眼皮手术一样。

  身体肌肉有了明显的线条,尤其是腹肌,一摸居然有六块。

  如果说上一次初级容貌优化让吉言从病秧子变成一位路人中很起眼的角色的话。

  这一次中级容貌优化则是让他踏足了帅哥这一行列。

  吉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种容貌优化天赋,并不会改变人本来的样貌,依稀看的出吉言的五官和脸型。

  不过会在这些基础上,淘汰掉一切掉分的选项。

  譬如皮肤上的痘印,鼻子上的黑头,和眼底的黑眼圈之类的现象。

  吉言很满意,觉得这20点修为简直超值。

  随后,吉言又看到了一个不错的选项。

  跨入了开光期的吉言,已经成功借由天地灵气打通了气海。

  所以200点真气值对他来说,也是个不错的选项。

  毕竟创造系符箓天赋都需要真气的支撑,吉言果断选择了中级气海扩充。

  加点之后,自己的后腰处一阵温热,仿佛泡在火山口处的温泉里。

  吉言看了一看自己的修真面板。

  这就是全部的战斗数值,每一列对应着不同的效果。

  目前没有战斗打算的吉言,并没有将修为点和天赋点加在实战上。

  点数加完了,可如何从余沐染的耳朵上把耳坠摘下来还是个问题。

  自己虽然是个开光期的修士,可全部技能点都加在了没用处的地方,实际战力只略大于一个普通人。

  思考无果,吉言一不做二不休,开启了万能钱包。

  嗯,这一定是那个历史上著名的采花大盗的灵能,居然如此下流。

  吉言拒绝当一个流氓,自己可是正人君子。

  卧槽,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吉言觉得凭借自己也能办到。

  老实说,自己想要取回耳坠,这三个技能都能用。

  只是都要承担被余沐染发现的风险。

  吉言犹豫了一下,在道德层面上排除了二技能。

  又在实用层面上排除了三技能。

  “我选择1,采花圣手。”

  为了保险起见,吉言先在自己的身上试了试。

  果然无论摸哪里,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这也太神奇了。

  吉言悄悄的摸到了二楼,一再的强调自己只是为了拿回耳坠,完全没有丝毫涩情的打算!

  只是嘴角要多猥琐有多猥琐的笑容,还是暴露了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