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三章 一刀两断

作品:修真富九代|作者:慵懒的水獭|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6 02:23:13|下载:修真富九代TXT下载
  “发传单?你们还是三岁小孩吗?”

  “扪心自问一下,你手里接到别人递来的传单会自己看吗?还不是趁着没人的时候,赶紧扔进垃圾桶里。”

  吉言和韩逸清无法反驳,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好的点子。

  余沐染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自己真的是脑子一热就跳进了这个坑里。

  只见她拿出了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喂,是张导吗?我是沐染啊。”

  “嗯,嗯,一个星期后,天江商业街有间新店铺开业,你帮我多叫几个专业演员来撑场子哦。”

  余沐染得意的摇了摇手机说道:“人脉就是这么用的,懂了吗?”

  吉言和韩逸清不敢反驳,心想果然是余家的女儿,连业界著名的大导演都说请就请。

  韩逸清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吉言,心想同样是住在余家,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吉言却是不屑的瞪了他一眼,心想自己要是请几个群里的修真者到场,肯定比演员更拉风。

  韩逸清羡慕的问道:“余姐啊,您和这个张大导演是什么关系啊?”

  余沐染捋了捋发丝说道:“普通朋友。”

  吉言一听,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普通朋友,别人不就眼馋余家的钱吗。

  余沐染就像是知道吉言心里想的什么一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吉言觉得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应该是成精了,这都能猜到?

  余沐染继续和张导聊着电话,商量着店铺开业时的剪彩。

  韩逸清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一个个大名鼎鼎的当红明星,又再一次被刷新了人生观。

  又陆陆续续的商讨了许多开业的详细细节,在事情确定了个七七八八之后,吉言便准备回家了。

  他隐隐的感受到了气海中有一股躁动的灵气,似乎随时可能破体而出。

  那就是破境的征兆,吉言有过体会。

  告别了孤守着店铺的韩逸清,吉言准备坐地铁回家。

  余沐染也一声不响的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心里在筹划着什么。

  回到了余家,在大门的位置,偶遇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余沐染的双亲,显然在大门处等候多时。

  余成才呵斥道:“沐染,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天天和这个赘婿鬼混,成何体统!”

  余沐染的父亲,在余家的地位卑微,是远方表亲一辈里混的最差的。

  他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把女儿卖出了一个好价钱。

  余成才怒其不争的说道:“父亲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一户好人家,你就一次都没有去过马家,这样合适吗!”

  余沐染默不作声,手背在身后握成拳头,捏的紧紧地。

  余沐染的母亲站在一旁,冷眼的看着自己这个叛逆的女儿。

  无形的压力涌了上来,余沐染虽然看上去桀骜不驯,可骨子里也是名地道的大家闺秀。

  从小便被三从四德耳濡目染的她,很少会违背父母的意志,除了婚姻。

  “父亲,您真的觉得我嫁给马家少爷,就会开心吗?”

  面对女儿的质问,余成才自觉有愧。

  这场商业上的联姻,获利的是两大家族,余沐染只是一个明码标价的商品。

  余成才咳了咳嗓子,厉声的说道:“你只需要知道,只要你答应嫁给马家,余家就可以获得500亿的商业融资。”

  “这样一来,你也会是余家的功臣。”

  余沐染面如死灰。

  “功臣?呵呵。”

  她不想再看到自己唯利是图的父母,她从他们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家庭温暖。

  她还记得小时候,父母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参加联谊会。

  年轻的沐染很是开心,觉得严酷的父亲终于同意带她出去玩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联谊会,不过是为了让某位商国富豪的儿子看上自己罢了。

  很不巧的是,她被马嵩一眼看上了。

  那个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才16岁就成了首都圈子里人尽皆知的阔少。

  自己如果嫁给那种废物,还不如死了罢了。

  余成才皱着眼睛,看着自己不听话的女儿。

  原本以为她过一段时间就会接受自己的安排,没想到最近变本加厉,不仅辞去了工作,还天天和吉言混在一起。

  那可是余浅瑶的名义上的夫婿,让家主余则海知道了还得了。

  眼见劝说女儿不成,余成才把矛头对准了吉言。

  他看了一眼这位新入门的赘婿,厉声的警告的:“我不知道你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沐染,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和她一起。”

  吉言早就对这些豪门的家长里短有所耳闻,如今一见,果然非同小可。

  把女儿当筹码的事情,吉言还是第一次听说。

  “够了,父亲!”

  一直沉默的余沐染,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双亲。

  “自从上大学以后,我就没找你们要过一分钱,你还要我怎么样呢?”

  余成才呵斥道:“余沐染!要学会听长辈的话!”

  余沐染苦笑道:“听话?听话就是任由你们的摆布,放弃我的理想去做马嵩的第七第八个姨太太?”

  “我才23岁,你就让我嫁给一个36岁的畜生?我在你们眼中就真的那么下贱,低人一等吗?”

  啪,余成才直接一耳光扇在了余沐染的脸上。

  “不许你这样诋毁马嵩,他可是马家下一任继承人!”

  余沐染捂着通红的左脸,看了看冷酷的父亲,又看了看冷漠的母亲。

  啪嗒,是心碎的声音。

  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她很想哭,可还是顽强的忍住了。

  她拿出了钱包,取出了里面的四五张银行卡,摔在了地上说道:“这是你们给我的钱,从小到大一共170w,我还给你。”

  随后,余沐染一把扯掉了自己耳朵上挂的名贵耳坠,锐利的耳坠在她粉嫩的耳坠上割开了一道细红的血口。

  “这是十六岁那年你们给我卖的耳坠,也还给你!”

  “沐染,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余沐染的母亲有些心疼,毕竟还是自己的骨肉,谁又忍心看到她自残呢。

  “这是结婚时收的项链,我一直没带放在荷包里,还给你。”

  “这是十岁那年收到的腕表,还给你。”

  “这是家里的钥匙,还给你。”

  “这是余家给的金卡,还给你。”

  余沐染像是疯了一样,一件件的将身上的东西乱扔。

  最后,她没有什么可以归还的东西了。

  她失望的看着自己的父母说道:“我和你们的关系,从今以后,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