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夫妻对拜

作品:修真富九代|作者:慵懒的水獭|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6 02:23:13|下载:修真富九代TXT下载
  “哎!”

  无尽的黑暗里,传来一阵阵绝望的叹息。

  “478年的修行,我还是没能突破这道劫难吗?”

  哭诉声在虚空中回荡,天资异常拙劣的吉言,苦修了478年,在修真者突破的第一道坎上就陨落了。

  难怪宗门的其余师兄弟把他当做笑柄,就连自己的师傅都不正眼相看。

  自己的修真天赋,实在是太差了,差到史无前例。

  “要是能重来,那该有多好!”

  话毕,吉言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意识逐渐模糊,身体失去了知觉。

  再一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模样。

  耳边传来了欢悦的钢琴声,地上铺着鲜艳的红毯,四周摆满了宴席。正前方端坐着两位老人,如果吉言没认错的话,应该正是自己当年的岳父,岳母。

  “这是什么情况?”

  吉言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自己好像回到二十二岁的那天,那次他永远忘不了的,噩梦开始的一天。

  吉言跪在地上,紧靠在他身旁的女子,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

  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

  这是和他当年入赘时婚礼的场景,简直如出一辙。

  神父手中拿着宣誓用的圣经,庄严的询问道:“余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新娘头顶着白色的纱帽,看不清面容,虔诚的回答道:“我愿意。”

  神父转身面向了发愣的吉言,继续询问道:“吉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吉言明白了,自己重生了。

  此时的他正是一个穷小子,靠着祖辈上和余家的关系,入赘成了一名上门女婿。

  吉言惨淡的笑了笑,因为他永远忘不了,当初结婚时的场景。

  这场婚礼,就是一个**裸的骗局。

  神父以为吉言没有听到,又询问了一遍:“吉先生,你是否愿意?”

  吉言一反当初怯懦的摸样,既然重新活一遍,肯定不能向当初一样处处受人欺负。

  他毫无征兆的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之下,拒绝道:“我不愿意!”

  语不惊人死不休,作为一名赘婿,吉言居然赶如此的放肆!

  “吉言,休得无理取闹!”

  余则海怒目相视,作为余家的掌权者,大商国著名的豪门企业的总裁,他当然没有将吉言这个赘婿放在眼里。

  吉言一反常态,一把扯掉了身边女子盖着的头巾,虽然妆容精致,可她并不是余浅瑶。

  “她可不是余小姐,她只是你们家的一个佣人。”

  吉言的语气说不出的落寞,因为当初的他,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真的和那个貌若天仙的余浅瑶对拜了。

  结婚多年,在自己子侄喝醉了之后,指着自己这个赘婿的鼻子边笑边骂,才说出了当初这场婚礼的秘密。

  余浅瑶并不认可自己这个赘婿,甚至连当天的婚礼都没参与。

  “你!”

  小把戏被当场拆穿,余则海一时窘迫。

  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吉言,今天怎么看上去有些不对劲呢?

  不过作为大商国龙头企业的董事长,他见多了大风大浪,这些小麻烦他还不放在眼里。

  余则海招了招手,四五名身着黑色西服的保镖从暗处走了出来,将吉言团团围住。

  吉言大声的争辩道:“余岳父,我知道您的身份高高在上,看不起我这种社会底层的小市民。”

  “可你这样明目张胆的骗婚,真的占理吗?”

  “婚约上明明写着我的妻子是余浅瑶,怎么和我对拜的却是你家的佣人呢?”

  余则海面色铁青,原本热热闹闹的婚礼现场,一时间安静无比。

  可没有一个人帮吉言说话,在场的都是余家的亲信,都是大商余家的走狗。

  “带吉少爷下去休息,他可能累了!”

  黑衣大汉蛮横的搂着吉言的四肢,粗暴的企图将他抬下去。

  场面乱糟糟的,吉言只觉得自己被一只粗壮的手臂勒住了喉咙,痛苦的咳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不容易重生,怎么能活的还是那么窝囊?我可是大修士吉言啊!

  “哈!”

  吉言一声怒喝,挣脱了黑衣保镖的束缚,哂笑着站了起来。

  “就凭你们,想要制服我奔雷掌吉言,还嫩了点!”

  478年的修炼,日复一日的苦修。吉言摆好了架势,调动着体内的真气,流遍全身上下的经脉。

  感受到一丝丝暖流,从后腰处蔓延至全身,吉言觉得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

  虽然自己倒在了第一道雷劫里,可对付对付你们这些肌肉壮汉,绰绰有余。

  吉言扎好了马步,一个飞跃,小腿肌肉在真气的强化下暴增数倍。

  紧接着一个空中一百八十度转体,一掌携带着排山倒海之势,拍在了黑衣保镖的身躯之上。

  “别怪我下手太狠,我可是留了情面的。”

  吉言转过了头去,不忍心看到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当场消逝。

  自己这一掌,浓缩了478年的修真绝学,将有限的真气全部注入其中。

  十米高宽的巨石都能一掌粉碎,更何况区区几个黑衣保镖呢。

  良久没有动静,气氛安静到了极点,众人面面相觑,因为余家的这个赘婿,应该是疯了。

  “奔雷掌吉言?这小子是不是周x驰的影片看多了?”

  “一个赘婿还敢如此放肆,有辱我们余家门面。”

  黑衣保镖愣了愣,确定这位吉少爷没有精神病之后,强硬的制服了他。

  吉言手臂被折到脱臼,额头冷汗直冒。

  “我的修为呢?”

  吉言心里一直嘀咕个不停,只得任人宰割。

  昏昏沉沉中,听到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吉言被黑衣保镖五花大绑的抬了下去,婚礼不欢而散,吉言疯了的传闻,不胫而走。